吾等糖

晓星尘/黄少天
lo主这条咸鱼去学校了,已经不会写文了orz

【晓薛/薛晓】此间彼方(二)

上一篇写洋洋…………恩………我有点难受
我,是,真,的,不,想,虐,啊
所以这篇文其实是暖心大作【exm?】
真的!就是………恩就是酱紫
上篇主薛洋,这篇主道长
照样老毛病
bug ooc 文笔渣都会有
下面正文

近来黄泉路上多了一个怪人。
他身着一身朴素却一尘不染的白衣,满头青丝只是略略挽起,眉目俊朗,一段白绸蒙住了那双眼睛,没有人看不出。
他是个瞎子。
再怎么仙风道骨,风流倜傥,他也是个瞎子。
那白绸甚至还会微微下陷,偶尔还会渗出些许血红色的斑点。
这人虽然行走在黄泉路上,但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是如何到此的,不知道自己又该去往哪,只是随着浩浩荡荡前行的队伍向前走去。
本来就这样和人群,和所有消逝的生命离去就好,但他偏偏就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似的,走走停停,偶尔还会沉思,张口想问些什么,但是话都还未出口,就忘记了自己疑问的所在,然后陷入自己为何疑惑的疑惑当中。
到现在还没有人和他说过话。
因为远观太美好,美得像幅写意画,明月清风相伴的那种淡雅之至的水墨写意画。
而近看,实在是不忍。不忍看这样一个美好的人,失去了自己的双眼,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就这样形单影只地徘徊在黄泉路上。

“你……见过一个笑的很灿烂说话很有趣的少年吗?”
“没有。”
冷漠疏离又生硬的回答,是他第一次记得自己要问的同时问出口的问题,所听到的第一句话。
身边没有一个活物,都是灵魂,我也是。
这是他用自己微弱的灵力所感受到的一切。
那样一个灿烂又美好的人究竟是谁呢。
不记得他的名字,不记得他的相貌,只记得那样干净的少年的声音,只记得,那样一种感觉。
幸福的感觉。
于是他便常在休息时想起什么,闭上眼,仿佛就可以触手可及的温暖的回忆,却常常在伸手的瞬间,一切的美好都化为泡沫。
那名白衣男子已经三天没有挪动过自己的脚步了,仿佛脚下被钉了钉子一般,一动也不动地,只是站在那,几乎成为一立塑像。只能像以前一样,远远地看见他的仙风道骨,远远地望见点点鲜红的白绸,远远地,感觉到他在等一个人。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
“是啊是啊,不知道黄泉路上不能停下来太久吗。”
“就是就是,不想转生了?”
“谁知道呢?”

最近晓星尘仍然经常梦到那样一个人,不记得容貌,醒来后连梦的情节也记得不真切,只是感觉,有时候醒来的时候很难受,有时却是笑着醒来的,有时还会不知为何泪流满面。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最近即使醒了也总是可以听见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仿佛一直在说:
“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呀。”
不清晰是一种怎样的语气,猜测大概是孩子撒娇般任性的语气吧。
“真拿你没办法。”
空气中只有一片虚无,而晓星尘鬼使神差一样说出了这句话,白日呓语的行为把一向淡定自若的自己也吓了一跳。
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在这儿多等你一会吧。
露出了毫无意义的温柔的笑颜,不知道是对谁的无奈和温柔。

“此人多半有病。”
“恩,我也觉得,他多半是疯了。”
“就是,一个人对着空气笑什么,长得好看也不该在阴间迷惑这些死去的人啊。”
“不过话说回来,小黑,我们不是来驱逐他的吗,他再不离开就会失去转世的机会了,会成为孤魂野鬼的。”
“这还要你说嘛,笨蛋小白,走。”

那天,晓星尘碰到了黑白无常两个判官,没有人知道他们交流了什么,只知道那尊塑像他终于迈开了他的脚步,他终于不再停滞不前,而且,听说他走过的路都盛开了红梅,他的白绫大概是为了迎接新生,染成了喜庆的大红色呢。
听他们说是这样的。
但是一定没有人听到,那句微不可闻的
对不起,这次还是没有及时遇到你。

TBC

很抱歉这篇二更得慢还短小,但是我保证,这篇文是治愈向,而且我觉得到最后我的人设(对是我的)会崩,害怕,瑟瑟发抖。
还有就是致歉,因为要期末考试了,所以考完之前都不会更文了,寒假再战。
不会太久,所有看我写的文的小天使们,我爱你们哦【比心】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