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等糖

晓星尘/黄少天
lo主这条咸鱼去学校了,已经不会写文了orz

【全职】 卫生委员你乱轮!

全员向,校园向,日常向,恩可能写不了那么多人吧
小段子,我的日常经历(手动再见)班干的心酸事
真·短小精悍,文笔渣,ooc预警!!!不敢乱蹭tag
微微有点cp向?,cp如下:叶蓝,双花,林方,韩张,江周江,喻黄【黄少是我本命来帮我凑字数的mua】然后其它人乱入吧,能用则上

“今天的日常卫生就轮到霸图组吧。”叶修作为卫生委员在放学之际轻描淡写地说出了令霸图组崩溃的话。额,说是一组其实也就是张佳乐比较崩溃。
“卧槽!叶修你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张佳乐早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和孙哲平出去吃顿好的了,这种时候被人突然来了一枪感觉很不好受啊。“大孙啊,叶修阻挠我们出去玩啊!!!”孙哲平却只是扯了扯他的小辫子,“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一起打扫。”
“可是是轮到你们组了。这是上天的旨意。”叶修依旧嘲讽脸无所谓的道出这句话。
“按照每组一天的轮法,我们组上个星期一才刚做过卫生,考虑到中途有优胜组不用打扫,还有组间互助调换,那么重新轮到我们组的可能在30%以下。”张新杰撑了下眼镜,一本正经地进行概率计算。说完还看了一眼韩文清,韩文清会意,板着张脸十分严肃地问叶修“叶修,请你解释清楚为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叶修你们兴欣组好像很久没有打扫卫生了吧是不是你自己私自跳过了你这样公报私仇是不行的呀你看我们组长是这么正直的班长你要多像他学习你说是吧组长?”黄少天就是爱凑热闹,一出口说话都不带标点符号。
“文州管好你家话痨。”依旧是轻描淡写地一句话对喻文州轻微示意,然后一脸贱兮兮的笑容对着黄少天开大招,“不好意思呀黄少我们兴欣上次是优胜组你们蓝雨好像是第二呀,可惜了,就差一点点啊,可就是追不上我们。”
黄少天一听顿时就炸毛了“卧槽叶修你个不要脸的!滚滚滚!不就是比我们组高那么点分吗来和我pkpkpkpkpkpk看我把你们兴欣的分数全部归零刷你们个落花流水!”说着还准备跳出去打叶修,倒是喻文州及时地拉住了他。“叶委,你这卫生顺序确实有点迷啊,你当真没有乱轮?”喻文州轻声抛出这句话,脸上是温和的笑容。
呸,温和个屁,大心脏。
“乱伦?老大你乱伦吗?和哪个星座的,我看你们和不和?”脑回路向来与众不同的包子完美地给自己的老大下了个套,他身边的高材生罗辑无奈的摇头。
此言一出其实全班都已经开始看好戏了,毕竟只听“乱伦”二字还是很带感的嘛。
这个时候黄少的复读机功能恰到好处地利用了机会主义者的特性“对对对!叶不修你就是乱轮乱轮乱伦!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叶修,你家里人知道吗,叶秋他知道吗,啧啧,叶修,回头是岸啊!”
叶修就嘲讽脸看着他,大招准备读条,突然眼前一亮,门口一个身影让他送了一口气。“我有没有乱伦你们问一问门口那位不就知道了吗。”眼神里满是玩味的笑意。
然后站在门口的蓝河小朋友表示自己万脸茫然为什么这群实验班的大神突然都看向了自己!这不科学!顿时慌乱了,然后看到了叶修的眼睛,红色便渐渐从耳尖渲染到了整个脸上。卧槽叶修你叫我上来找你是来被大神围观的么。
“卧槽叶修你别不要脸这是我的小粉丝你别想着让他脱粉!本少的粉丝向来情比金坚更何况是蓝河,我告诉你你可别欺负他,你要是……”
黄少天向来啰嗦,此时蓝河就在眼前,他当然更是急着和蓝河待在一起了,一点都不愿意听黄少天废话。一步一步走向蓝河,突然想起什么,往前大步一跨搂着熟透了的蓝河,对着教室里目瞪口呆的一众还是那副欠扁嘲讽脸和嘲讽语气“看到没,哥不乱伦。对了,还有一件事,今天轮回要搞大扫除。”
“不……乱轮……”周泽锴说出三个字,然后轻轻握了下江波涛的手,江副组长心领神会“队长的意思是不是我们组,没有轮到,是叶修乱轮。”
叶修也不听,拉上蓝河就准备跑,然后后面追上来一众人,原因只在于王杰希一句“既然大家都不想搞卫生,那就一起把叶修抓回来如何?”
得到一致响应,于是大孙飞快打包张佳乐准备使用双打绝技追杀,黄少天扯上喻文州就准备跑却被轻轻一拉“少天,我已经订好位置了。”方锐赖着林敬言从刚才开始就准备溜时机一到背上包就跑“快快快林大大快带我去吃点心”。而韩文清早已奔赴最前线身边是一边计算时间一边随时准备递水的张新杰。
而前方被叶修拖着狂奔的蓝河一脸崩溃“叶修你又干了什么!!”语气中满满的生无可恋。
于是并没有人关心教室里正在疯狂上传照片的女孩子们,当然也没有人关心究竟谁应该打扫卫生,也并没有人知道冯校长看着一教室的混乱直接又被气进了医院。
恩今天荣耀中学的各位也是依旧闪闪发光着亮瞎眼呢。


不要问我虚空双鬼为什么没有来!!!因为我写不下了!!!作者表示自己当时面临“你乱轮!”的时候直接就冲人好了一句“你悖德!”。心好累。珍爱生命,拒绝班干!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