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等糖

晓星尘/黄少天
lo主这条咸鱼去学校了,已经不会写文了orz

【晓薛/薛晓】 警察抓小偷(下)

虽然已经没有脑洞可以用了,但是以及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人物属于墨香大大,ooc属于我【强势ooc预警!!!】
真挚地表白道长~
文笔渣,画风异常,剧情槽点多,请多海涵
下面正文

晓星尘今天仍然处于被高中生小偷纠缠的快乐之中。
上回说到,晓星尘无意之中捕捉到一只准备行窃的薛洋小朋友【才没有觉得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应该由我来拯救这种ooc的想法】满心自豪地拯救了一个失足少年于水火之中,看他着实可怜,便就给了他些许钱,就这样吃顿好的从此改头换面过上崭新的生活。
然而当他第二次第三次看到薛洋的时候他就很无奈了。
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每次都还是去阻止了薛洋的不良行为,当然也少不了语重心长的人生谈话,虽然这孩子总是不说话算话的确让人有点窝火,但是想想人家也挺可怜的,再看看那张总是笑嘻嘻的阳光少年脸,晓星尘竟然一下子发不出什么脾气。唉,本来就是性子清淡的人还是别想发脾气了。倒是越到后来薛洋还真没干亏心事了,只不过持之以恒地和晓星尘“偶遇”着。
不过这薛洋每次碰到晓星尘的时间也都几乎刚好饭点,本来都是晓星尘请薛洋吃饭,自己再另外去吃,知道有一天薛洋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笑容对晓星尘说:“警长,你老请我吃饭,今天赏个脸一起吃呗,我请你啊。”然后便开始了两人一起吃饭的平静生活。当然每顿饭最后还是晓星尘付的钱,他还是不好意思让一个小孩子请客的。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大半个月,直到有一天薛洋没能“偶遇”晓星尘。
其实薛洋也说不准自己为什么会不厌其烦地去偶遇晓星尘,一开始或许是只想蹭饭,这么好骗的老好人干嘛不去勾搭?也是自从开始每天到点就去等晓星尘开始他也便不再偷了——反正我有晓星尘了呀!大概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吧。渐渐地他发现,晓星尘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待人平和,对待事情冷静,永远都像一泓清亮的水,那双眼睛也是一望无际深邃的湖。他发现晓星尘其实特别容易笑,例如在自己说俏皮话的时候;他发现晓星尘和别的警官不一样,例如说面对自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真的就很喜欢这样一直看着晓星尘笑的日子。至少,很安心,也很温暖。
大概,是一个人太久了吧。一个人成长,有点累啊。在薛洋那天正这样想着的时候,抬头便看到了灿若星辰的一双眸子,然后听见晓星尘含着笑问他:“薛洋,你在这里是等我吗?和我一起吃饭?”
薛洋突然觉得自己陷进了一个温柔的陷阱,但是,很开心。一见你就笑啊。然后露出了自己标准的痞气笑容,还有那颗尖尖的小虎牙:“对啊警长,我来接你一起去吃饭啊!今天我请客!”
然后就开始了每天准时准点的期待和等待,以至于都成为了习惯。
啊不过今天习惯没有来。薛洋感受到了一点莫名的失落。
晓星尘没有来那我现在去干什么呢?平常这个时候我在干什么?
平常这个时候我在……和晓星尘聊天,和晓星尘吃饭,和晓星尘开玩笑,和晓星尘……想起和晓星尘待在一起的时候晓星尘温柔的问候,如春风抚面的笑容,还有摸自己头的时候温热的手掌……
卧槽!薛洋你在想什么!你脸红什么!你干嘛满脑子晓星尘!
在反应过来自己的脸越来越红之后,薛洋决定要去网吧冷静冷静。
然而到了网吧之后薛洋就越发觉得自己不对劲了,为什么一直在想晓星尘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在第n次想着晓星尘而被别人干掉之后,薛洋恨恨的砸了一下键盘然后出了网吧。惨无人道啊!在我心情这么不好的时候竟然还下雪了!薛洋缩了缩脖子开始游荡。
然后又开始下意识地往平常二人见面的地方游荡,结果走着走着突然撞到了一个人,抬头正想对骂来抒解自己心中满是被晓星尘占据的不满,却看到了那双深邃如潭水的眼睛,然后,义无反顾的陷了进去,进入日常发呆。
“薛洋?你是来找我的吗?”晓星尘温柔的声音落入薛洋的耳畔。
薛洋若无其事的惊醒,然后听着自己异常强烈的心跳声,嬉皮笑脸地说:“是呀是呀,我是来等警长的呀!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你呢。”语气中却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些许失落。
“不好意思,今天午饭前临时来了份棘手的工作,现在才解决完。”感受到晓星尘手掌上的温度从头顶传来,薛洋的耳朵就一点一点的红了起来,什么嘛这人手上带火吗?
“那个,你吃午饭了吗,不会一直等着和我一起吧。”晓星尘突然咳了一下,有些抱歉地望着薛洋。
“对吧对啊,我等警长等到现在。饿死了!警长你快带我去吃饭,请客请客!”薛洋说着还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一米八的个子愣是有了反差萌。
晓星尘愣了愣,倒是真的没想到这小孩真的一直等着自己来一起吃饭。随即露出了与往常不同略含感激的笑容,“今天请你吃顿不一样的吧。为了报答和道歉,你等了我这么久。”
“真的真的?去哪里吃?我想吃蛋糕啊!”薛洋是真的顿时就兴奋起来了。啊,有晓星尘在真是好。
“蛋糕路上买吧,去我家里,我做给你吃。”晓星尘依旧是用很平淡的语气说出来的,然而薛洋的大脑却突然死了机。
等等,他刚刚说去哪里?他家里?太好了!可以去看看警长家里是什么样子啦!
然后拉着晓星尘的手就开始跑“警长警长!你住哪里呀!快点让我尝尝你的手艺哈哈哈哈!”
晓星尘却一用力把他拽了回来,无奈地说:“方向反了。跟我走吧。”然后便牵着薛洋的手转过身去难以察觉地笑了。
而身后被牵着的的薛洋,却感觉手指上渐渐传来酥麻的感觉,直达心脏。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一个想法:真的好喜欢晓星尘。
顿时间被自己吓了一跳,可是看着那个走在自己前方不远的背影,还有从手心传来的安心的温度,又觉得,这样挺合理。就这样,牵着手,一前一后地走着,挺开心的哈。然后自己暗搓搓的露出了比吃了糖还开心的笑。以后找机会告诉警长我喜欢他吧。来日方长。
但是薛洋不知道的是,晓星尘其实并不喜欢把朋友带回家,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薛洋是不一样的。
晓星尘也是前几天发现自己到点就开始下意识地寻找薛洋的身影才意识到这点的。他细细地回味着从和薛洋相遇开始相处的每一刻,然后就意识到自己每天都很期待和薛洋见面,意识到自己很喜欢听薛洋插科打诨讲那些俏皮话,意识到自己每次看到薛洋笑的跟个小孩子似的都会很开心,还有意识到自己后来才发现薛洋第二次与自己相遇时拙劣故意的偷窃手法时微不可察的开心。这样的在意已经超出了兄长的界限。
牵着薛洋的手,想起往日种种,下意识又握紧了些。这时候薛洋突然问了句:“警长,怎么别的警察抓小偷都是往局子里带,你还引狼入室往家里带呢?”
晓星尘顿了一下,回过头报以比初见时明媚百倍的笑容说:“大概是我抓到的这只小偷比起狼更像犬吧。”有和狼相似的帅气却更温暖更可爱。
果不其然,薛洋开始论述自己是如何地帅气警长怎么能说我是狗呢?
而那双紧紧握着的手却在这个飘着雪的冬天一直温暖着彼此,不曾松开。
晓星尘在心底叹了口气,喜欢什么的,等你再大些再说吧。
来日方长。
End

应该算是写完了?
虽然没有正式在一起,但是来日方长嘛。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