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等糖

晓星尘/黄少天
lo主这条咸鱼去学校了,已经不会写文了orz

【晓薛】 警察抓小偷(上)

昨天晚上突然想到的设定吧
警察道长【警校毕业】×小偷洋【高三年龄】
关于一个一身正气与人为善的警察小哥是如何净化误入歧途的小青年的故事【听着恋爱循环已经被甜死了】
人物属于墨香大大,ooc属于我
私设有,文笔渣,描写废,请多海涵
下面正文

薛洋今天也陷入在被警察抓住的快乐中。
事情是这样的,薛洋,一个闻不见经传的小偷【其实就是个不想读书的无聊高中生】在这片区也小小地活动许久了,每次偷的钱也不多,就几十块,然后宅在网吧好几天,靠泡面过日子。但是在前几日薛洋在公交车上伸出第三只手的时候,好巧不巧,被第四只手抓住了。薛洋当时心里一惊:妈的怎么被人抓住了呢。再仔细一看这只手,别说,这双手长得还真是好看哈。然后便打算笑嘻嘻地对着那人蒙混过去。结果一抬头:妈妈这个人长得真好看我想要他【雾】,只见那人一身正气,眉目朗朗,五官如画,特别是那双眼睛,尽是流华,薛洋一向自诩帅哥一枚,今日见着这位小哥,心跳愣是漏了一拍。咽了口口水,还是在心里感叹这人长得真tm好看。那人便也与他对视着,手也不曾放下,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公车上人多挤着,倒也没人发现,薛洋这边是看呆了,另一边虽说是一身正气,但也被看得悄悄红了耳垂。
“前方到站……”甜美的女声开始报站,薛洋这才从美貌之中逃离,准备乘机溜走,然而对方却也不依不饶,握着他的手也更紧了。薛洋见逃走无望不由得失落紧张,完了完了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今日不宜行凶作恶啊,被抓了该怎么办啊……
额,其实不管黄历如何你都照偷不误吧。
车门一开,人群一涌而出,薛洋也被拉下了车。
“诶诶诶这位帅哥,你先松手呀,咱们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多不好呀!”薛洋满面笑容地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哪知道对面虽然脸皮薄,但是却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若是现在松手你这毛头小贼定是会逃跑的。”这次薛洋却是没有笑嘻嘻的,反是皱了眉眼,用哭腔可怜兮兮地叫喊:“诶哟,疼疼疼!!!”
没想到这下反是吓着对方了,对方赶紧松了手,面露愧色,没想到薛洋这边刚想逃跑就又被抓住了。诶这人看着也就20来岁哪来单身三十年的手速。这下薛洋总算是真的苦了眉眼。罢了罢了,本帅哥这么机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哥哥一定可以化解危机的。
这次对面的人倒是稍微严肃了些,微抿着的嘴唇终于在那双漂亮的眼睛将薛洋打量了一遍以后开口了,略为清淡的声音:“你……多大了?”薛洋一个大写的万脸茫然,你谁啊,抓我不直接送局子来套我多大,拐卖人口啊?“这位哥哥,你是警察吗,抓着我人口普查上门吗,我家可没超生啊”没想到对方真的一本正经地掏出了警察证,说:“我是这一区的片警,最近刚上任的。”顿了一下继续说:“我看你也没有多大,高中生吧,为什么要偷东西?”
薛洋在看到那张警察证的时候整个人都当机了WTF难怪不去局子里,原来是警察啊,叫啥名来着,晓星尘?名字跟小说男主似的,恩长得也像。看着挺面善?要不……装可怜。
其实要说装可怜,倒也不算,薛洋的身世随便说出来还是可以博取以前同情心的,毕竟打有记忆开始就住在福利院的孩子还是很让人心疼的,这不是没人管才会走上这歧途嘛。没有爹娘养,读书也读不好不也只有出来玩了?
“诶诶诶,警长,我真的不是高中生,这不是没得读嘛,这是我第一次干这事,就被你抓住了。你就饶过我吧~”
晓星尘被这小孩突如其来的撒娇还是吓了一下,但是一想到刚刚小孩的熟门熟路还是马上平静下来了,“你的胆子太大了,这么小就偷东西,不怕家里人知道吗。”语气还流露出些许关切。
薛洋一听,有戏!就露出一副淡漠脸:“家人啊,不知到在哪儿呢,打小就没见过。”
晓星尘摇摇头,眼神里流露出些许同情,“既然如此,你说你是第一次行窃,未遂的话就暂且放过你吧,你自己也好自为之吧”说罢便松开了薛洋的手,薛洋一听,好人呐!真好糊弄!灿然一笑,“警长你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偷了!”偷了也不要再碰到你了。这正准备溜呢,肚子不和时宜地咕噜一声,薛洋那叫一个囧啊,晓星尘却是坦然,“既然今日断了你非法的财路,就请你吃顿饭吧。”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红色的毛主席递给薛洋,然后似是恰好摸到一颗糖,一并递给他“适当地先补充点糖分吧,别再去偷了。”
难得被人关心的薛洋竟莫名有了些感动,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呀,碰上一个这么老好人警长。嘿嘿一笑,不客气地借过了钱和糖“多谢警长!”然后露出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自认为可以秒杀一众少男少女“等以后我有钱了还警长哈~”
晓星尘却是微微一笑:“不必了。”便转身走了,然而,薛洋却被刚刚那个笑容秒杀了。
所以说到底是谁秒杀谁啊!

这篇莫名有点长,那就慢点写吧。
薛洋小朋友就这样被100块和一颗糖收买了~然后就开始日常偶遇的情节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