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等糖

晓星尘/黄少天
lo主这条咸鱼去学校了,已经不会写文了orz

【晓薛/薛晓】 论晓星尘碎魂的zhiyu真相

新人第一次写文,灵感来源于忘川镇命歌
人物属于墨香大大,ooc属于我
不知道会不会和别人撞梗,如果有人看的话,请多海涵,私设有,bug众多感谢指出
以下正文

晓星尘是听到隐隐的哭声醒来的。
我……不是自刎了吗?薛洋……呵……
但我现在是在哪里?是谁在哭?好像是个小孩子?
行善的本能支使着自己的行动,可当真正站起来的那一刻,晓星尘却觉得这身体轻盈得不似自己的。我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这里又会是哪里?
来不及多想,那小孩的叫喊声已经越来越大,越走近,还能听见一个中年男子的谩骂声。
“小杂种,竟然还没完没了死皮赖脸上了”
“点心……你说过会给我点心……”
这孩子,看来是被欺负了。晓星尘急忙循声而往,可是越靠近身体却越来越疲惫,感觉……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涣散。
“小兔崽子,看我不让你好看!”
接着晓星尘便听见了车轮行进的声音。
!!!晓星尘心头一紧,竭力往前一冲,修仙之人本就五感更灵,而他双目尽失,听觉也更甚,只凭着声音就冲上去抱住了躺在地上的那个小孩,往前一滚,躲过了车轮的碾压。
不行,灵力在消散……想必……当是如此了。
“这位兄台,吾辈不知这个小孩与你是否有过深仇大恨。”晓星尘安置好那个小孩,缓缓站起来,稍稍远离了一步,“不过毕竟他年纪尚轻,如此对待,确是有些残忍。”
“尔等何人!别在这里碍事!”那中年男子似是戾气冲天,暴怒着咆哮,不过看着眼前这人气质非凡,虽目蒙白绸,但却仅凭听觉便能救人,想必不简单,不宜纠缠。眼睛一转,缓和了些语气说道“不过竟然你想救他,那便管好他别让他随便找别人麻烦!他惹不起!”
“既是如此,这位兄台请先行离去吧。此人,我便救下了。”晓星尘淡淡地回复,只不过,灵力的空虚感却越来越强烈。

马蹄声渐渐踏远,受惊吓而昏厥的小孩也醒了过来。睁眼时,正看见一个一身白衣,目蒙白绸的人正在为自己疗伤。
长得挺好看,不过是瞎子?一位道士?修仙之人?不过他自己看起来不怎么好啊。
他动了动嘴唇,干燥的嗓子只能发出沙哑的声音:“敢问这位道长是不是道长?”
晓星尘听了这话只觉好笑:“既称我是道长即是道长。”
笑起来更好看。暗暗想着,又是开口问话,“那道长怎么不问我是谁,为什么受伤就救我?”
“人在世,就是为了行善啊。既然你不主动说,我便不会问。萍水相逢,拔刀相助而已。”
“啊道长那我告诉你你好了,我叫薛洋,是这附近镇上的一个孤儿,刚刚那个打我的人是个很坏很坏的人。他骗我,还打我。”薛洋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会跟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说这些,许是多年来没有人听,许是这道长长得面善,亦或是出于对救命恩人的信任。
晓星尘却像不曾认识过薛洋一样,浅浅地笑着,“你的伤不多久就可以好,自己多保重吧。不要再上当,受人欺负了。”嘴角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味。
薛洋有点唏嘘,自己一个人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种无人依靠受人欺负的日子了,顿时有个陌生人如此关怀,这感觉,不得不说有点奇妙。
“对了,方才听你说要吃点心,想必也是饿了,我这还有几颗糖,你且收着,解解馋。”说着便拿出了几颗糖,放到薛洋手心。
薛洋看着那双极为好看的手,鼻子有点酸,收下了糖,还顺着就站了起来,欢欢喜喜地对晓星尘说“道长,你对我这么好,我也无以为报呀,不如我就跟着你云游吧。”那个笑容太过灿烂,露出尖尖的小虎牙,欲近黄昏,太阳也浅浅的晖映着这个笑容。
“谢礼倒是不必,愿你一直行善便好。不过首先你先带我逛逛这个镇子吧。一起走吧。”
“好啊。”说完干脆利落地往前走,说“道长,那你可得很好我了!”
“嗯,好。”说完却又是笑了一下,含着那抹笑意喊了声“薛洋”
那小孩回过头,又对着他笑,“道长有何贵干?”
“没事,路上闲聊,给我讲个笑话吧。”
“得令!”然后兴奋地向前跑了几步也不看道长,就开始大着嗓门讲一个原创笑话。
而他的身后那团晓星尘的身影却越来越朦胧,越来越模糊。
果然,未进轮回,有违天命,擅改他人命格,更甚之,此时此刻,这魂魄的灵力已经越来越虚弱,看样子,这魂是保不住了。
“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杀多少条都抵不过”
如今我护住了你只愿你勿再误入歧途。
“但凡有一个人真正爱我,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若我有足够的时间你绝不会再孤独一人。
薛洋,你说我渴望救世,却救不了自己,如今,我若救了你,是否亦是一种救世呢?
命运的轨道缓缓地转了个弯,一切既已从头再来。

若从头抱山依旧,温浊酒夜色秀
星辰幽山水吹奏,昨日愁今忘忧
若从头岁月温柔,得护佑执子手
汪洋流天地遨游,三两友不知仇

笑话毕,薛洋自顾自大笑着回头:“道长,你说,这个笑话好笑吗?”

感谢观看
祝洋洋可以在来生早日遇见自己的太阳,一起走吧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