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等糖

晓星尘/黄少天
lo主这条咸鱼去学校了,已经不会写文了orz

【晓薛/薛晓】小星星(一)

大年初五迎财神,为了暴富,我要发文
文笔渣ooc慎入
私设孤儿小时候的洋洋和流星道长
说清楚,我本来是要发糖的
但是我准备了一个比较虐(?)的结局
下面正文

又过年了,福利院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大门上贴了两个大大的福字,还挂上了两个大红灯笼,看着可热闹了。
“哇今天的菜看起来好好吃啊…”
“院长婆婆这些都是特地给我们做的吗…”
“啊啊啊啊啊大鸡腿……”
“肉…肉…”
大大小小的孩子都围着餐桌,对着一年一度的美味佳肴发出各种惊叹,源源不断地流口水。
听着这群孩子的叫嚷,薛洋大爷表示不屑,本大爷要一个孤独地看星星!
薛洋不大,5,6岁左右,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送到了福利院,小时候还比较乖巧,但是自从长大后被几个更大的孩子抢过糖吃后就变得很凶,很喜欢打架,一有人惹他就对着人家挥拳头,来领养孩子的人也都说这孩子太闹腾,不好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察觉到了自己越来越不受欢迎,小小的一个孩子也不喜欢和大家说话,也不愿意和大家一块凑热闹。
嘛,不和本大爷在一块玩就不一块玩。本大爷可是有看星星的雅致的。
于是他就一个人趴在窗台看着青空,对着漫天星星唱: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其实呀,虽然薛洋常跟大家打架,还是个渴望玩伴的天真小孩子呢。
“啊小星星,今天过年了可是没有人陪我玩……”
“我听他们说,因为我老打架,所以打架都不喜欢我…”
“可是不打架就老有人欺负我…”
“小星星你要是能来陪我玩就好了…”
一个人对着星星诉说自己的不如意,越想越难过,几乎要哭出来。
“阿洋不要哭。”
温柔的嗓音从身边传来,薛洋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个特别特别好看的哥哥,是小小的他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好看。但是他会形容这位哥哥的眼睛,他的眼睛就想星星一样,一闪一闪亮晶晶呢。
好感度顿时上升,不自觉地靠近这个看上去很温柔的大哥哥,一点也不怕生地问:“哥哥,你是谁啊。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
那人笑了笑,温暖的大手揉了揉薛洋的头,轻声细语:“我叫晓星尘,是天上的星星,因为你刚刚许愿说希望我能陪你玩,所以我就来陪你了。”
“真的吗?!”薛洋的眼神中写满了惊喜,用手去紧紧拉住晓星尘的手,“好啊好啊!终于有人陪我玩了!”

——tbc——
这篇文其实挺短的,但我好冷啊,晚点继续写完发

【全职】喻黄小日常(多愁善感的黄少天)

这篇文只是我考完试之后咸鱼留下的产物
我觉得太水了正好可以用来水寒假的文
炒鸡短文真的十分短小谁让初稿是手写呢
笔渣bug满天飞ooc慎点
爱你们哟
最后日常表白黄少
下面正文

黄少天虽然是个无忧无虑的话唠受,但是偶尔也会有点小感伤。
例如说当他看到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时候。
诶呀你说你说这两个曾经联盟第一闪光弹现在怎么这么虐身又虐心啊。曾经两个人无所顾忌秀秀秀我还祝过秀死早呢。你看张佳乐连“联盟第一闪光弹”这一称号都保不住还真的很幸运E啊,心疼。
不对不对,我不能这么想,大孙离开他他就已经很可怜了,我不能落井下石呀。毕竟我可是祖国的花朵优秀的四有公民伟大而又帅气的荣耀第一剑客呀,要学会将心比心才行。假如,队长也受伤退役了呢?
然后黄少天的脑子就开始各种狗日脑残狗血玛丽苏。
要是队长也退役了……我大蓝雨的剑与诅咒就破了,我能做到张佳乐那样撑起少了队长的蓝雨吗?要是文州不在了,蓝雨的战术负责……要是文州不在了,我会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办才能找到他呢?我……能找到他吗?没有文州的蓝雨会变成什么样,没有文州的我……会怎样?
黄少天难得的没了说话的心情。
如果没了队长,就不会有人能忍受我的垃圾话了吧,没有队长就没有人耐心地帮我挑掉可怕的秋葵了吧,没有队长就没有那双无论悲伤喜悦懊恼沮丧都紧紧牵着自己的手了吧,没有队长就没有那双总是那样一致的和我望向同一目标温柔又深情的眼睛了吧,没有队长……
黄少天直到该死的多愁善感文艺腔并不适合自己,但就是越发抑制不住想哭的冲动。
唉,好好的干嘛非要有事没事感伤一下啊。将心比心你妹夫!

正当黄少天沉迷自己天马行空毫无逻辑【呸明明满是逻辑】的苦情剧幻想当中时,洗完澡一身清爽的喻文州只是看见了目光空洞,两眼红红坐在床上发呆的黄少天。
平时乐呵呵的,怎么今天莫名眼眶就红了。
有些好笑,又很心疼。
走到床边,用好看的手在黄少天呆滞的双眼前晃了晃,俯下身子在那人耳边轻声说道:
“睡觉之前请不要做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好吗?”
黄少天却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般,突然紧紧握住眼前修长干净的手,:“啊队长你还在真是太好了,我刚刚做了一个好可怕的设想,你说我干嘛有事没事假设你手伤退役干嘛啊,明明你手速那么慢,还做手操那么认真,怎么可能会手伤退役啊,你说是不是……”
喻文州始终用那双温柔出水的眼睛望着他,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平静的抽出自己的手,然后一下一下抚摸着这只叽叽喳喳的小黄鸡的头,低沉地说:“哦?少天你是嫌我手速太慢了吗?”
黄少天突然噤了声,明明喻文州刚刚洗完澡还冒着热气的手却使他感受到了从头顶散发出来的寒气。
“队队队长,我们有话好好说…”
“嗯?怎么说?”喻文州的手麻利地解开了黄少天的睡衣扣子,黄少天还没来得及阻挡,那双温暖的手顿时使他整个人都变得炽热了起来。
“队长,我错了…”
“队长,你最好了…”
“队长……”
“队长,我……嗯…不该…哈…说你手速……啊…太快了…”
“嗯……文州……”
黄少天这次算是领教了一下队长的手速到底是多少,至少他自己喘气喘不过来,话……也说不出来。
现实的一切果然还是如此美好。

夜深后,淡淡的月光就这样撒在蓝雨俱乐部宿舍的大马路上,静静地照着宿舍的窗台,照着那些窸窣的虫鸣声,亦或是谁微不可闻的低语。
“傻瓜,都知道我手残不会退役还胡思乱想。”
用最温柔的嗓音许下最坚定不渝的承诺: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我的骑士。”

——End——

啊啊啊啊啊啊喻队好苏我爱他
对不起,其实我的男朋友是黄少
请永远这样幸福下去吧
既然没有看到人产粮只能自己写的心酸历程
今天也是一样感恩看文的小天使哟,比心♥

【晓薛/薛晓】此间彼方(二)

上一篇写洋洋…………恩………我有点难受
我,是,真,的,不,想,虐,啊
所以这篇文其实是暖心大作【exm?】
真的!就是………恩就是酱紫
上篇主薛洋,这篇主道长
照样老毛病
bug ooc 文笔渣都会有
下面正文

近来黄泉路上多了一个怪人。
他身着一身朴素却一尘不染的白衣,满头青丝只是略略挽起,眉目俊朗,一段白绸蒙住了那双眼睛,没有人看不出。
他是个瞎子。
再怎么仙风道骨,风流倜傥,他也是个瞎子。
那白绸甚至还会微微下陷,偶尔还会渗出些许血红色的斑点。
这人虽然行走在黄泉路上,但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是如何到此的,不知道自己又该去往哪,只是随着浩浩荡荡前行的队伍向前走去。
本来就这样和人群,和所有消逝的生命离去就好,但他偏偏就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似的,走走停停,偶尔还会沉思,张口想问些什么,但是话都还未出口,就忘记了自己疑问的所在,然后陷入自己为何疑惑的疑惑当中。
到现在还没有人和他说过话。
因为远观太美好,美得像幅写意画,明月清风相伴的那种淡雅之至的水墨写意画。
而近看,实在是不忍。不忍看这样一个美好的人,失去了自己的双眼,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就这样形单影只地徘徊在黄泉路上。

“你……见过一个笑的很灿烂说话很有趣的少年吗?”
“没有。”
冷漠疏离又生硬的回答,是他第一次记得自己要问的同时问出口的问题,所听到的第一句话。
身边没有一个活物,都是灵魂,我也是。
这是他用自己微弱的灵力所感受到的一切。
那样一个灿烂又美好的人究竟是谁呢。
不记得他的名字,不记得他的相貌,只记得那样干净的少年的声音,只记得,那样一种感觉。
幸福的感觉。
于是他便常在休息时想起什么,闭上眼,仿佛就可以触手可及的温暖的回忆,却常常在伸手的瞬间,一切的美好都化为泡沫。
那名白衣男子已经三天没有挪动过自己的脚步了,仿佛脚下被钉了钉子一般,一动也不动地,只是站在那,几乎成为一立塑像。只能像以前一样,远远地看见他的仙风道骨,远远地望见点点鲜红的白绸,远远地,感觉到他在等一个人。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
“是啊是啊,不知道黄泉路上不能停下来太久吗。”
“就是就是,不想转生了?”
“谁知道呢?”

最近晓星尘仍然经常梦到那样一个人,不记得容貌,醒来后连梦的情节也记得不真切,只是感觉,有时候醒来的时候很难受,有时却是笑着醒来的,有时还会不知为何泪流满面。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最近即使醒了也总是可以听见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仿佛一直在说:
“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呀。”
不清晰是一种怎样的语气,猜测大概是孩子撒娇般任性的语气吧。
“真拿你没办法。”
空气中只有一片虚无,而晓星尘鬼使神差一样说出了这句话,白日呓语的行为把一向淡定自若的自己也吓了一跳。
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在这儿多等你一会吧。
露出了毫无意义的温柔的笑颜,不知道是对谁的无奈和温柔。

“此人多半有病。”
“恩,我也觉得,他多半是疯了。”
“就是,一个人对着空气笑什么,长得好看也不该在阴间迷惑这些死去的人啊。”
“不过话说回来,小黑,我们不是来驱逐他的吗,他再不离开就会失去转世的机会了,会成为孤魂野鬼的。”
“这还要你说嘛,笨蛋小白,走。”

那天,晓星尘碰到了黑白无常两个判官,没有人知道他们交流了什么,只知道那尊塑像他终于迈开了他的脚步,他终于不再停滞不前,而且,听说他走过的路都盛开了红梅,他的白绫大概是为了迎接新生,染成了喜庆的大红色呢。
听他们说是这样的。
但是一定没有人听到,那句微不可闻的
对不起,这次还是没有及时遇到你。

TBC

很抱歉这篇二更得慢还短小,但是我保证,这篇文是治愈向,而且我觉得到最后我的人设(对是我的)会崩,害怕,瑟瑟发抖。
还有就是致歉,因为要期末考试了,所以考完之前都不会更文了,寒假再战。
不会太久,所有看我写的文的小天使们,我爱你们哦【比心】

【晓薛/薛晓】此间彼方(一)

这篇文大概可能有点长【屁,明明是你自己想分开写】
大概是个此间与彼方的梗
接原著但是肯定有bug和ooc
这一篇大概是背景介绍之类奇怪的水货
我已经一辈子没发过文了×
致歉
文笔渣,大家多包涵
正文要开始咯

(一)道长,我们继续走着瞧。【此间:薛洋】
金光瑶这边正在训斥一个刺客的无能,那边突然传送过来两个熟悉的身影。
“仙督,人我带回来了。”某个大家都知道是谁的黑衣人说。
金光瑶点了点头随后便低头望向那个被扔在地上血流不止的人。
“金光瑶,好久不见。”倒是对方先开口打的招呼,“你这仙督做的可否顺心如意啊?”
“成美,君子成人之美,你可知我要你过来所为何事?”
“起开,别提你取得这乱七八糟的名字。”薛洋明明浑身几乎瘫痪但却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想要虎符啊?也不是不成,有条件。”
两人原本调侃随和的目光都顿时认真起来。
“说。”
“我要你帮我找到修复魂魄的方法,虎符归你。”
“成美兄怕是说笑了,这世间最精通修魂之事乃是夷陵老组和你,如今魏无羡已灰飞烟灭,怕是无人能敌你了吧?”
“呵,魏无羡灰飞烟灭?你只说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你当你现在这副模样我不能从你手上夺来虎符?”
“那我若是告诉你虎符已毁需要我活下去重新制作呢?”
“你!”
金光瑶尽力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又回到平时那副八面玲珑的样子,“好,我答应你。成美兄,接下来数日我将帮你寻找修魂之术,而你只要潜心重制虎符即可,这样可好?”
“我每日都要看你们搜查的结果,以及,修魂必须在我制成虎符前完成。”
“…好”金光瑶忍不住有些咬牙切齿。“来人啊,把薛爷带去山庄好生养伤歇息。”

山庄。
薛洋每日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那个锁灵囊。
看看你好不好。
“道长,你说你什么时候才会把欠我的糖偿我呢?”
薛洋对着锁灵囊轻声发问,声音遥远到像是过去。
半月来在金家好吃好喝的招待下,薛洋的伤已经好了许多,除去断了的手臂。
“薛爷,今日的搜查结果到了。”仆人恭敬地汇报。
现在薛洋处在金家不知何处的一个隐蔽的山庄,很是偏僻,先来应该是用来藏匿什么东西的吧。但是金光瑶还是挺守约的,每天都会派人送来结果,薛洋倒也悠闲。
不过虎符嘛……等我找到修魂之术再说嘛。
谁会把它毁掉啊,那玩意多难做啊。
“进来吧。”还是那样桀骜的少年啊。
仆人放下一堆资料,自觉出门了。薛洋也是像往常一样很快投入了对于修魂之术的学习当中。

“诶诶,你说那锁灵囊里到底是谁啊。”
“别瞎问,你当里头那人脾气多好?说不定他就是下一个夷陵老祖!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哦?他有魏无羡那般恶劣?”
“啧啧啧,这人呐杀人灭门……”
两个仆人一边聊着,渐行渐远。他们说了什么,正在惊讶之中的薛洋,自然是一个字都听不见的。

“灵损,以生之血肉,活人之灵气,布灵阵,每日养之,数月,即可恢复。”
寥寥片语,看来荒谬,但实在是薛洋多日来所见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了。
一人灵损,以另外一人的生气灵气供养,灵气相融,藉以恢复,想来也甚是合理。并且,凭借薛洋的记忆,以前似乎也看到过这样的说法,还有魏无羡推脱的迟疑。
若是当真可以,怕是道长你莫要嫌弃我脏。
薛洋突然笑出了声来,充满了当年的恣意与锐气,笑的五脏六腑都在跟着震动,震得疼,但是笑声的最后总是有着一丝解脱般的庆幸,松了那一口气。

“扣扣”
“薛爷,该起了。”仆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好不容易才放下疼痛的薛洋又惊醒过来。
“没事,我已经起来了,以后把吃的放在床头你就离开吧。”绝对,不能让别人看见。
“是。”

“真是怪人啊……”

“嘶……”想起床画灵阵的薛洋倒吸了一口凉气,掀开被子,还好床上没有染上血迹,不然……
薛洋试着抬起自己的腿,结果刚一有这个念头,他的大腿就可是传达钻心的疼痛。
“啧啧,早知道昨天就不应该割腿上的肉。”薛洋忍着痛,开始在床上画起了灵阵,“道长,委屈你以后都和我同床共枕啦。”然后拿起那个锁灵囊,小心翼翼地放在灵阵中央,口中念念有词。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歇,薛洋瘫在床上,不知道在对谁说,“我欠你的,我都还了,你可不能不要我啊。”

【梦】
薛洋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流了泪,骂了自己一句不争气。梦见了什么,哭个屁。
看见,一个正在受人欺负的小孩,险些被轧断一根小指,一个一身白衣的人拦住了那个坏人,还给了他糖吃,牵着他的手说好要一起云游四海。
“道长道长,以后我陪你一起云游好不好啊。”
那个人用世界上最璀璨的双眼,眉梢嘴角都挂着笑意,温柔地说:“好。”

最后一个晚上。
薛洋已经躺在床上完全动不了了,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切割自己的疼痛,几乎麻木,是不绝的痛让他麻木,但是他每天都在笑着,因为他感受得到,感受得到自己守护着的那个灵囊里的灵力正在一天天强大起来。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他早已将血阵布好,以身供养,最后一次。
和往常无异的一套程序,和往常不一样的轻松愉悦的心情。
其实一切只在一瞬,灵光乍现。然后结束。
一切都结束了。
于是薛洋就这样笑了。
不同于绝望的笑,调侃的笑,狡黠的笑,不是他惯用面貌的任何一种笑。
他的脸上浮现的是那个梦里的孩子与白衣道长携手时满足而又天真的笑。
“欢迎回来,道长。我们,继续走着瞧。”
他轻声对着天空说出这句话,然后闭上了双眼,他想回到那个梦,那个万里长梦。难得有个美梦,我就多享受一会吧。


“薛爷?薛爷?该起了!日上三杆了!”奇了怪了,这平时再怎么孤僻这时候也会叫我送吃的来了呀。
“薛爷,小的进来了。”

瓷器跌落在地面上清脆的碎裂的声音。
“薛……薛……薛…爷?”仆人的浑身都在颤抖,仿佛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一般——实际上可能的确是这样,原本华贵的金色床铺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或者大面积的血迹,而那个在床上的本还是个桀骜少年眼前的却只有一副血肉模糊看的见骨架的尸体,已经微微发光的灵囊晖映着同样微微发光的虎符。
仆人壮着胆子飞快地拿出了虎符,然后见鬼似的冲出了这个山庄。
“来人啊!虎符制作好了!!快离开这!!”
所以他也没有看见,为何枕上会有被打湿的痕迹。
更不会有人知道那个灵囊最终去向了哪里。

TBC

【全职双花】花好月圆

一发完结的中秋特供
很抱歉这么久都没有更文
被学校囚禁了身的我根本无法写文
中秋特辑同时也是给我同学的生贺
继续渣文笔多bug着请大家多多包涵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祝我下次月考不虚
以下正文

张佳乐一个人站在阳台边上,看着月光就这样祥和地铺撒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尽管灯红酒绿的喧嚣掩盖住了皎洁的月光,但是却无法阻止圣洁的月无私地平均地普照大地。
真好啊,又是一年中秋月圆。张佳乐心想。
有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的看过十五的月亮了呢?五年?六年?还是更久?上次这样赏月已经是久远到好多年前的事了吧。
那个时候还有人陪我一起,不是一个人。
大孙。
当初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信了那个素昧蒙面的少年。
“和我一起组个组合吧”
那么有底气那么骄傲的声音,轻而易举得让张佳乐妥协。
然后就看到了那个果然和想象中十分契合的高个少年。骄傲,狂放,耀眼,一如他的职业,狂剑士。
因为他,自己才得以遇见那么好的百花。
回想起来,在百花的头一年里,竟然除了训练后的疲惫似乎从未经历过什么累人的事。
那是当然,我有队长罩我啊。
和张佳乐在网游里初识的少年,孙哲平。
因为提前认识还是搭档,关系自然好到不用说,孙哲平也是一个男友力max的人,还在队里特别有威信,两个人还臭味相投,老是一起干些不厚道的事,当然天塌下来有孙哲平担着,乐乐小朋友一点都不方。每天都极尽享受着来自队长的宠爱,好吃得好喝得累了队长抱抱揉揉背背,队友们纷纷表示太闪勒,你俩死给真的不在一起吗,赶紧扯证。
这种时候两个人往往都是默契十足地一起打哈哈,在加上队长副队的身份威逼利诱,成功地让各位可爱的单身dog闭上了嘴。
但是张佳乐真的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不仅把这件事,还有孙哲平这个人。
大孙肯定也喜欢我。他这样笃定着。
于是那个时候的张佳乐走路的时候小辫子都是在蹦跳着的。
事实也是这样。
至今他都十分怀念自己第一次站在亚军颁奖台上那么灿烂的笑容,还有笑得同样灿烂的孙哲平。
也不会忘记在亚军台上孙哲平略有颤抖的耳语,
“乐乐,在一起吗?”
还有自己回应时被二人挡在身后紧握的双手。
在一起后的第一个中秋节,虽说经理是同意大家放假的,但是……总之人算不如天算,他们搞了几乎一天的训练。
张佳乐饿得不行,却还是不停的在吐槽俱乐部的丧心病狂,孙哲平好声好气地哄着,告诉他今天没看电影没关系,没出去玩没关系,没有月饼吃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关系大了!”然后继续絮絮叨叨地抱怨。
不过等回了宿舍,张佳乐就知道真的没有什么关系了。
事实证明,土豪的撩人技能一般都是max的。浪漫的烛光晚餐装饰,虽然桌子上摆了一盆画风异常清奇的红烧猪蹄……还有开门就可以看到的玫瑰花。
“啊啊啊啊啊大孙你又背着我来撩我!”
张佳乐表示很开心,然后他表达开心的方式就是一个人啃完了一锅的猪蹄。
真的,一点都不撑。
“大孙,我肚子有点疼快来帮我揉揉。”
然后孙哲平就一把把人揽进怀里温柔的帮他揉着。
张佳乐便乘机欣赏自己的男人,然后感叹,
还好大孙是我。
随后他便发现事态不妙,因为自己莫名地身体有点热……
“大孙你先放开我,我要去吃月饼了。”
然而大孙的手表示,不要,我舍不得。
于是孙哲平随手从自己手边的袋子里掏出来一个月饼,飞速撕开塞进张佳乐嘴里,然后继续正事。
然后,在他低头的那一瞬间,张佳乐的脸色兀的一变,然后猛地又让他抬起头。
孙哲平还来不及不爽,张佳乐就堵上了他的唇。
然后就把自己嘴里的月饼全都渡了过去。
然后孙哲平就把它吐了出去。
“卧槽张佳乐你给我吃的什么这么难吃谋杀亲夫啊”
“没啊,我觉得这个五仁挺不错的”
果然,碰上张佳乐明艳的笑脸孙哲平就只能缴械投降。

“大孙,以后每年中秋都一起过吧。”
“好。”
还是骄傲而笃定。

骗子。
张佳乐只能想到这个词。
从那以后,张佳乐再也没有过过中秋。
一个人的中秋没有意义。
五仁月饼也特别难吃。
圆月真的特别碍眼。
辣鸡中秋。

“乐乐,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月亮啊。要不要和你的金主一起谈一谈人生理想星星月亮啊。”
一双坚实有力的手从后方攀上张佳乐的腰,慢慢地,环绕着,抱紧。
还是一样骄傲的声音。
即使是骗子我也相信了第二次。
中秋的夜还是有点凉的,张佳乐忍不住往孙哲平怀里缩了缩,问着熟悉的味道,放软语气低低地说,
“大孙,我想吃月饼。”
那只曾经征战,曾经受伤,曾经沉寂的手轻柔的抚上张佳乐的头,令人安心的温度从指尖到头顶慢慢传递。
“好,我买了五仁的。”

还好今年,花好月圆。


————End————


感谢观看

【全职】暑假作业做不完了怎么办(二)

有兴趣就接着一来吧
雷点一里说过了
还是强调短小和ooc
这篇的cp有喻黄,双花,周江,韩张,肖孙肖,莫橙
占这么多tag真是抱歉

7.喻黄
“班长班长班长,作业写完了吗快快快快借我抄一下我还差一点你快借给我快发过来发过来发过来看本剑圣给你表演一个大爆手速三小时抄完所有作业”
“抱歉啊少天我手速比较慢,要不你自己上我家来拿。”
班长,人命关天的时候心不要这么脏。
还有,不就是想让我去你家嘛又不是很少去。

2.双花
“大孙,你作业写完了吗,我的作业怎么越写越多啊”
“怎么了乐乐?我没跟你说我买到了答案么这就发给你。”
“大孙我爱你啊请让我以身相许吧!mua~”
然后张佳乐一激动把电脑电源踢了。
恩,乐乐一点都不幸运E

3.周江
“江……作业……”
“报告班长,我的作业就快写完了,就几道难题了”
“我教。然后……约会……”

4.韩张
“班长,现在开始已经放假了一个小时37分钟25秒,按照我的预测,每天花八个小时用于学习,写九门作业,预计是在15天后的晚上18点左右就可以完成作业。为了如你所说假期游玩,请和我一起保持规范作息。”
“一如既往”
话是这么说,脸倒是黑了几分,手上多了几个钱包。

5.肖孙肖
“孙翔,还有一个星期就开学了你作业写完了吗”
“作业?这种低级任务我早就做完了,不就是语数英物化生嘛,小菜一碟~”
“9本,还有文科作业”
孙翔打游戏的手顿了一下,撒手,扑小事情
“这些都是小事情,反正我知道小事情都写完了,快借我抄一下就好啦!”
肖时钦无奈递出手中的六个核桃。

6.莫橙
“莫凡,一起吃瓜子吗?”
您的好友莫凡想你发送了文件
             暑假作业.rar
               是否接收?
       是                        否
        √
“莫凡,这是这一个月的瓜子”
“嗯”

End.
以此向我咸鱼一般的暑假生活致敬
同时向所有看过我的文的的小天使致谢
红心评论的大家真的都是天使哦
还有关注我的小可爱
一起比心♥
因为要开学了所以寄宿的咸鱼lo主没有手机不能更文了
很抱歉
等国庆我回家,如果还有小天使记得我,你们就点文吧
点车也成,别怕翻车
到无论怎么谢谢大家
开学快乐,大家好好学习,重新做人

【全职】暑假作业做不完怎么办(一)

全员向
各种cp都有
只有短短几句话    特别短小
因为一篇文占很多tag会特别不好意思
于是我就把这10几对分成两部分了
真的,看清cp再点进来,渣文笔,对话形式,校园设定,ooc
这篇里发的是叶蓝,包罗,方王,林方,双鬼,高乔

1.叶蓝
“小蓝啊哥这不是作业做不完了准备和你共同进步一下嘛,来帮哥写一下?”
“叶神你想让我去你家帮你补习请直说。”但是你真的需要么大神?

2.包罗
“小弟你说这出题目的老师是什么星座的怎么出的题这么难。”
“数学作业很容易的。”
“小弟你竟然不听大哥的话了以前不是大哥罩着你找到老大你能有今天吗……”
“我教你做数学还不成嘛!”

3.方王
“我的作业已经写完了,请各位同学一定要认真完成作业,实在不懂的我很乐意解答”
“哟小班长就是和我心有灵犀快来我家帮我单独补习”

4.林方
“林敬言大大,你的作业写完了没快借我抄一下”
“还差一点,要不方锐大大你自己先做一会?”
……
“林大大,我听说叶不修的作业做完了,改名吗?”
“点心大大英明!”

5.双鬼
“阿策你作业写完了吗,写完了来教我吧”
“恩还差点”
“好啊好啊那就一起做作业吧你在你家吗我去找你啊”
能别说完这句话就按门铃吗班长?

6.高乔
“一帆,你作业做完了吗?”
“恩就快了,但就是还有几道难题弄不懂。”
“恩……给我看看吧。”
……
“我会做的。一帆,等我教完你就一起出去玩吧。”

TBC
因为还有一半……
反正我是同时发的有什么关系呢?

【叶蓝/君蓝】化身孤岛的鲸

强势ooc预警!!!!私设众多!!!慎入
君蓝治愈向(真·治愈)童叟无欺
灵感来源如题歌名
流浪者君莫笑和流浪鲸蓝河之间的温馨小故事。
是真的很短小,因为lo主的逼格用于文案了orz
至于为什么这么短也要写文案当然是因为我开心啊

文案:
我所见过的所有奇异美景都不及你眸中的星河灿烂
我所走过的所有广阔土地都不及你背上的琼楼海岸
我只想给你依靠的背脊与你赏山川河流
我只想予你相伴的身影共你走冬夏春秋

“小蓝啊,哥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要不要陪哥一起流浪啊”

正文↓
蓝河是一只鲸。
一直巨大的蓝鲸。
大到什么地步呢?大概就是最大的那种鲸吧。
就是那种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很踏实纯净的那种依靠的的感觉。
虽说看起来让人想要依靠但其实蓝河自己也在流浪,他顺着海洋,流浪过世界的各个角落——当然鲜有陆地,毕竟他还是鲸。
不过蓝河并不在意。
至少这样的我很自由自在。海已经如此广阔。
他这样想着。
他在无人知晓的海域吐过晶莹的泡泡,探知过海底奇丽瑰异的美景,他也赏过地中海的阳光万丈,到过夏威夷的闲情海滩,他遥远地观望过西伯利亚的雪景,偷偷围观过海港停靠的船舶。
他与藻荇鱼虾成行,共同赏过伊甸般的美景。
他与高空轻云共情,一起看过大海的风平浪静。
他与日月星辰为伴,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流。
直到那一天,路过一个浅滩,遇上了那样一个人。
那个人,明明衣衫破旧,却笑的自在,开口对蓝河说的一句话说的上戏谑的语气:
“哟这里有只蓝鲸啊,正巧我没处落脚了,小蓝可愿带我一程?”
蓝河头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于是便同意了与他共行。
后来,这个奇怪的流浪者告诉他,自己是君莫笑。
蓝河觉得这个人很奇怪,但是却很喜欢。
因为他和自己一样,因为热爱,因为自由,所以流浪,蓝河头一次在人的眸子中看到了星河。
君莫笑待在蓝河背上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每日都会用那略沙哑的烟嗓哼唱着愉快清心的曲子,歌声异常温柔。有时会说起自己在岸上的种种见闻与趣事,每每提到些许笑料还会打趣蓝河几句。每日早日,他会先同太阳挥手,再与海鸥问候。蓝河觉得自己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世间春秋,那是胜过他所见过的一切山川河流的壮丽。到了晚上,他还会和蓝河诉说各个星座不同的故事。
真希望你能一直躺在我的胸膛上跟我一起赏星。蓝河这样想。
然而等到蓝河早已习惯了与他为伴的日子,到了一处港口,君莫笑还是那样笑着对他说:
“小蓝啊,哥先下个车,等哥回来找你继续一起流啊。”
要说再见了吗。早该想到了吧。
于是就这样分道扬镳了。
蓝河又开始独自流浪。
海浪轻盈的冲刷会令他不禁想起那双覆满老茧的双手轻轻抚过自己不经意间造成的伤口的温柔,海鸥符合的吟唱会让他不由得回忆起那温柔的歌声,连身边穿行的鱼虾都在提醒他,君莫笑已经离开自己了。
因为我的胸口还不够广阔,我的肩头还不够宽厚。可是,我愿为你撑起一座琼楼,只为你有可以奔跑的岸头。
孤独的流浪,已经累了。
于是蓝河他回到了与君莫笑相遇的那个浅滩。
我便成为这附近孤岛,待你归来。
不知是过了几个春秋,有个人,轻步走向蓝河,用沙哑的嗓音问:
“哟这里有一只蓝鲸啊,正好我没处落脚了,小蓝可愿带哥一程?”
终于,又可以继续流浪了。蓝河心想。
“小蓝啊,这次哥回来就不走了,要不要和我一起流浪啊。”
“小蓝哥跟你说一件事别把哥掀下去啊”
说出来君莫笑
“小蓝,我是叶修,余生请多指教。”

【魔道祖师】你暑假作业做完了吗

聊天体
个人笑点低其实并不好笑
我只是想吃糖
人物属于墨香大大ooc属于我
请不要在意lo主智商下线这件事
以上接受,开始


魏无羡:话说暑假都要结束了大家的作业都昨晚了么
云梦江澄:[妈的死给.jpg]你和你家那位天天忙着天天                                                肯定写不完作业
薛洋:虽然说写作业的日子很难捱但是@晓星尘守着我两个星期前就做完了!!哈哈哈哈得道长者得天下!!
阿菁:呸呸呸,道长是我的,我作业完成比你快上一周。
魏无羡:科科,你有小师叔我有我的二哥哥呀,作业那都不是事,略略略
云梦江澄:秀死早,烧死你们这群死给。
姑苏蓝涣:晚吟快到饭点了,今天的作业还差一点,先写完吧。
金光瑶:[冷漠.jpg]作业这种东西早就写完了,我和大哥正在外面玩得开心。
薛洋:道长道长@晓星尘改天我们也出去玩吧。带我去甜品店哟。
蓝忘机:魏婴,云深不知处不能抄作业。
薛洋:啧啧。魏无羡我看你要如何。
魏无羡[比心.jpg]二哥哥我知道你最好了,你的作业肯定写完了,今天晚上你想要什么姿势几次你说。
云梦江澄:MD死gay不能忍!!!!魏无羡你就不能矜持点吗!!!
晓星尘:阿菁,捂眼。[辣眼睛.jpg]
薛洋:卧槽!魏无羡你不要脸!你竟然出卖肉体和灵魂!道长我也要你帮我捂眼!
蓝忘机:好。
魏无羡:二哥哥你果然最好了,来亲一个=3=
薛洋:!!!没有想到蓝忘机竟然是这样的蓝忘机!!!
阿菁:!!!没有想到蓝忘机竟然是这样的蓝忘机!!!
金光瑶:!!!没有想到蓝忘机竟然是这样的蓝忘机!!!
聂怀桑:!!!没有想到蓝忘机竟然是这样的蓝忘机!!!
阿菁:竟然万年潜水聂怀桑都被炸出来了,江宗主到哪里去了?@云梦江澄
晓星尘:薛洋,饭我都做好了,快来吃,今天给你带了蛋糕。
薛洋:道长我就来!

十分钟后
云梦江澄:刚刚晚吟的紫电没空只好一不小心把电脑炸了,现在他已经在吃饭了,阿菁姑娘有事吗?

为什么另外的小朋友组没有出现?
在另外一边遥远的夜市当中,蓝思追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金凌,金凌没有接,就着咬了一口,然后两人一起红了耳朵。
“金凌,今晚月色真美。”

End



我真的真的觉得曦澄设定超萌啊啊啊啊啊
虽然我自己应该是写不出来的
作业写完了才可以开心的玩耍嘛
最后的最后日常表白道长
道长我喜欢你哟
薛洋:【擦拭了一下降灾】你说什么?【和善的眼神】

【全职】告白梗(四)

双花
那年夏天,张佳乐遇到了这样一个狂傲的少年,就如同他的游戏角色一般,突如其来地闯进了自己的世界。
“你的技术不错,要不要和我一起组个组合。”
“好”然而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然后命运的齿轮便开始悄然转动。
孙哲平也很奇怪,当他看到机场那个扎着小辫子比自己矮那么半个头,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张佳乐的时候莫名地有了一种保护欲。
想什么呢,别人好歹也是男生好吗。
然而事实是,即使张佳乐是个男生,他也真的很需要孙哲平来宠着他。
买吃的带夜宵晚上溜出去逛夜市只要是张佳乐想做的孙哲平都陪着他去。
原因?孙大爷会回你一句,“我乐意!”
是的,他乐意。
孙哲平表示自己很乐意十分乐意满心愉悦地惯着张佳乐,恩,虽然乐乐每次出去玩体质都很幸运E但是张佳乐多二呀随便哄哄就又嘻嘻哈哈了。别说,挺可爱。笑的真好看。
于是孙哲平就放任自己这么宠着张佳乐了。
然后等到自己某天早上醒来发现大事不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再反观张佳乐同学,一天到晚大孙大孙地叫着,大孙对他也几乎是有求必应。有事找大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反正大孙啥事都陪我一起啊。
张佳乐表示自己被大孙宠得很开心。
甚至于有时有人说他幸运E他都会很得意地说我要是幸运E我碰得到大孙吗,你们看你们碰得到吗?
然后从某一天起,孙哲平就获得了张佳乐家属这一称号,而张佳乐也成功晋升为孙哲平媳妇。
张佳乐表示不服,凭什么我是媳妇?!
然后打量了一下标准北方人身材的孙哲平,和明显小了一个码的自己,表示难道真的只能是我当媳妇吗?
乐乐,你这重点貌似不太对啊。
张佳乐也说不清楚,但是大孙这么宠着我,我过得多舒心啊,喜欢大孙是一件多么正常的事。而且,大孙也喜欢我吧。
于是便把这件事埋在了心底,两人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第三赛季,百花战队首次攻入总决赛,双花打法闻名联盟,并在最终决赛中获得亚军。
“大孙大孙,你看我们拿了亚军,离冠军只差一点点了,明年一起夺冠吧。”张佳乐站在亚军颁奖台上笑的很开心。
孙哲平却刻意隔着人群轻轻地与张佳乐的手十指相扣,略带忐忑却十分坚定的说“恩,明年我们一起。”
张佳乐悄悄地红了耳根,然后紧紧地回握主那宽大温热的手,拍拍孙哲平让他弯了个腰,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两人一起笑出了声。
有记者拍下了这个场景,留念他们年少轻狂的巅峰喜悦。
多年后在即将步入霸图的那一天,张佳乐看着这张照片,想了想为什么当时得了亚军却笑的这么开心。
“大孙,我喜欢你。等我们拿了冠军我就拿着冠军戒指来娶你。”
再睡一夏,一夏又来临。



我不想虐的啊!!!我是想给自己产糖吃的啊!!!为什么感觉自己被虐了啊!!!